•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娛樂新聞 > 明星訪談 > 內地明星訪談 > 94版《三國演義》25年后重聚 幕后細節揭秘
  • 94版《三國演義》25年后重聚 幕后細節揭秘

    時間:2019-03-25 10:35:09  來源:新京報  作者:

    總導演王扶林(左一)和李靖飛(飾張飛)、陸樹銘(飾關羽)、孫彥君(飾劉備)討論劇情。

    總導演王扶林(左一)和李靖飛(飾張飛)、陸樹銘(飾關羽)、孫彥君(飾劉備)討論劇情。

    火燒赤壁的航拍鏡頭。

    火燒赤壁的航拍鏡頭。

    2月27日,央視節目《向經典致敬》邀約94版《三國演義》劇組成員25年后重聚,錄制特別節目。這也是該節目繼去年制作98版《水滸傳》特別節目后的第二次“大動作”。

    或許歲月能改變主創們的容顏,但不會磨滅他們認真創作的態度。在目前影視行業產能大漲,但精品稀缺的環境下,25年前老一輩電視行業從業人員是怎么“出精品”的呢?新京報專訪94版《三國演義》制片人任大惠、總導演王扶林、導演蔡曉晴、張中一、沈好放及美術、攝像師、作曲等工作人員,還有曹操飾演者鮑國安、諸葛亮飾演者唐國強、關羽飾演者陸樹銘等11位演員,試圖找到“穿越”時光的秘密。

    任大惠(制片人)

    最敢花錢的制片人:近八千萬經費用在刀刃上

    從上世紀80年代起,央視將重心開始轉向了電視劇拍攝,首先提上日程的就是拍攝屬于我國的古典四大名著?!度龂萘x》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規模宏大,下的本錢也大,其中單單道具制作起碼花費了上千萬元,那時候全國所有的道具廠都在為三國劇組做道具?!度龂萘x》在改革開放以來是里程碑式的一部作品,其中還有一層含義,當時廣電的領導非常開明,拍《三國演義》的時候,領導不停暗示身為總制片人的任大惠只要是為了創作可以多花錢。最終,《三國演義》拍了84集,一共花了7950萬元。

    任大惠將《三國演義》的成本預估到40萬元一集??倳嫀熗蝗灰恳患甲鲱A算。任大惠一聽這不難為人嗎?就跟領導發牢騷。領導說,不用管這些,你就放手拍。最終,一集拍到80多萬?!度龂萘x》的平均酬金是150塊錢一集,工作人員最高一檔工資一集225塊錢,鮑國安、唐國強、任大惠,王扶林以及各個導演、制片主任算第一檔。任大惠算了一筆賬,7950萬元大部分都是花在了服裝、道具、置景上?!度龂萘x》一共有5個隊,光是包車就120輛。

    “現在說任大惠是第一制片人,因為四大名著我拍了仨,還是最敢花錢的那個,別人沒法比。我要感謝廣電的領導,電視臺的領導,他們相信大投入能有大產出,我的實踐也證明了。”《三國演義》殺青后,泰國就派人過來跟任大惠接洽。任大惠要價一集6000美元,泰方討論了一會兒說,可以,任先生什么時候給片子?日本來談購片的時候說片子不錯,但言外之意是太長了。任大惠說,不管你們最后刪減成多少集,必須84集一塊買。最終1.5萬美元一集賣到日本,三年播兩次。到了三年期的時候,日方又給任大惠打電話說,“任先生,我們想播第三遍。”問還要加多少版權費?

    現在拍攝電視劇的資金越來越充足,但能成為經典的數量越來越少。任大惠認為有幾個原因。其一是現在的人都比較浮躁,從導演到演員。其二,他們把拍電視劇看成一件很簡單的事?!度龂萘x》5個組,平均下來十幾天拍一集?,F在電視劇3天拍一集,因為大明星下一個戲還等著呢。“當時規定拍戲不能串組,《三國演義》《紅樓夢》都沒有人串組,《水滸傳》的時候有人串了,我們就要開除她,把她都嚇壞了。拍戲得琢磨,表情的東西一遍不行就兩遍,我們拍《水滸傳》的時候請的是袁和平、袁家班,經常出現拍22遍的情況,現在的演員走兩三遍就不干了。那時演員也聽話,一個鏡頭可以拍兩三個小時,堅決不湊合。”對于現在很多制片人抱怨錢大部分都給了演員,制作成本被壓縮的現象,任大惠表示,“這極不正常,當年我們聽到歐美演員的薪酬都嚇一跳,覺得怎么能這么多?但現在我們的演員片酬已經超過了歐美,至少比日韓高很多,確實不正常。咱們的生活水平、制作費用都沒法跟外國的比,但演員的要求高,不給就不來。這個風氣不好。”

    王扶林(總導演)

    總導演定拍攝方針:“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”

    接到拍攝《三國演義》邀約時,王扶林已經計劃退休,但由于該劇人物多、武戲重,當年后期制作水平有限,不少導演紛紛望而卻步。于是央視最終還是力邀曾執導《紅樓夢》的王扶林再次出山。當時王扶林提出的第一個要求就是看書,“不管什么小說,什么劇本,你都要先理解,而不是像現在,抄起家伙來大家集中拍三集。”

    《三國演義》央視首次實行“總導演制”,任命王扶林擔任總導演,相當于戰役的總指揮,帶領五位有作品、水平高的分集導演同時拍攝。“很多導演都是拿過獎的,我根本不知道總導演如何當,也怕干擾他們創作。”于是王扶林便想到拿《三國演義》開篇的兩句話作為指導準則,“天下大勢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”

    “合”,即所有導演一起研究劇本、定演員、定服裝。當時所有導演、編劇、攝像、美工、制片全部要提前參與劇本討論,聽取三國專家的意見和指導。84集的劇本討論了10個月。而“分”,則是分集導演自己拍各自的部分,初剪完再統一交給王扶林。據悉最終提交上的鏡頭近十萬個。在長達半年多的時間里,王扶林幾乎一天到晚都埋頭在剪輯室,對每一個鏡頭反復看、反復剪;若遇到不滿意的鏡頭,王扶林便毫不猶豫地召集隊伍重新補拍。

    張紹林(導演)

    拍“兵渡瀘水”浮尸戲第一個帶頭脫光衣服

    拍《三國演義》之前,張紹林和王扶林沒見過面,王扶林第一次見到不太注意形象又不善言辭的張紹林時,對他產生了懷疑,王扶林對張紹林說:“你拍的《楊家將》我看了,但是導演有兩個人,因為你是領導,所以你的署名在前,這部戲到底是誰拍的?”張紹林回答說,“王導,我新拍了兩個小戲,請您指教。”其中一部叫《走向太陽》,白樺寫的劇本;另一部是展現黃河風土人情的《活寡》。王扶林連夜把這兩部小戲看完,態度大變,對張紹林說:“這個戲把我的眼淚都拽下來了。”

    在《三國演義》劇組,張紹林的拼命是出了名的。劇中有一場“兵渡瀘水”的戲,因瀘水瘴氣有毒,致使很多軍士喪生,江上漂著一片死亡的裸體士兵,令人震撼不已,張紹林就是第一個帶頭脫光衣服的,“拍這場戲的時候,我組織了五百名群眾演員。古人過河,都是脫光了鳧水,哪有穿衣服的。當時沒有人愿意脫衣服,我就帶頭第一個脫。我脫光之后,大家哈哈一笑,現場的工作人員跟著脫,接著群眾演員都脫了,五百人赤身上陣,場面特別壯觀。片子拍完以后送回臺里審,王扶林總導演說,沒想到男性的裸體也這么有魅力。”張紹林說。

    蔡曉晴(導演)

    火燒赤壁航拍只有一次機會

    蔡曉晴承擔了《三國演義》最長的篇幅,共28集?!度龂萘x》的第一場戲,拍的是劉備、關羽、張飛桃園三結義。“谷建芬和王健兩位老師,一個作曲一個作詞,完成了《這一拜》,我們在拍攝現場放著音樂,兄弟三人跟著音樂的節奏,從張飛家的小茅屋走出來,到了桃園結拜,這一系列畫面都是跟著歌走的?!哆@一拜》和桃園結義這場戲融合得特別好,一下子把這場戲抬起來了。”

    《三國演義》開播后,蔡曉晴還在率領劇組的人攻克最后一場大戲——火燒赤壁。一共用了2500個群眾演員,“都是解放軍戰士,要求他們都穿黑色鞋子,不能朝天看,不能嬉戲打鬧等。”這場戲還用了航拍,“負責航拍的攝影師是我們從八一廠請來的,用的是中國通用航空公司的直升機,從邯鄲分公司飛到無錫,飛機上有一個機長、一個飛行員,他們很有經驗,因為我們的拍攝是一次性的,帳篷燒完就沒了,只能成功不能失敗,沒有退路。”

    因為當時其他組都停拍了,總導演把其他組的副導演都集中到火燒赤壁這場戲來,協助蔡曉晴完成2500人大場面的調度工作,給每個人劃分相應負責的景區和對接人,此外,當時無錫的交通和公安都來維持秩序,消防車也隨時待命,怕火燒起來沒法控制,“這一系列方方面面的安排都要做好,要是拍砸了的話,說不上千古罪人,但也是不可想象,沒法收拾的。”

    航拍的時候還是遇到了問題,由于火勢太猛,黑煙滾滾,把景都遮住了,“幸好航拍的負責人特別有經驗,在空中轉了一下,掌握好了時間,覺得煙散得差不多的時候,來回飛了三次,變換鏡頭和景別,當時大火燒了差不多10分鐘,大場面的拍攝就停了,局部都燒起來之后就搶拍局部的素材,因為素材多了好剪切。有一些建筑木頭太結實,燒不倒,就讓武術部門用鋼繩把它拉倒,這樣拍下來的畫面很有說服力。”大家的工作狀態都很到位,沒有出任何事故,也沒人受傷。晚上看回放的時候大家都很高興。

    作為《三國演義》5位導演中唯一的女將,蔡曉晴坦言,“我從來不拿我是一女的來跟人說事兒,也沒覺得和別人有什么不一樣,至于別人怎么看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  在拍攝現場,蔡曉晴的風格是雷厲風行,說一不二,“我不會在現場和演員商量浪費時間,到了現場咱們說干就干,我說怎么干你就得怎么干,你要不同意事先你跟我溝通,我覺得行,我采納,咱們就這么拍,你到了現場再給我鬧別扭,沒那可能,不允許,導演就是演員的鏡子。”

    所以有很多人對蔡曉晴的評價都是“厲害”,蔡曉晴則認為,“盡管他們說我厲害也好,或者是瞪眼愛訓人也好,我沒有惡意,都是為了戲好。”

     4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頁 尾頁
    最近更新
    推薦資訊
    伊春| 伊春| 延安| 亳州| 绍兴| 山西太原| 昌吉| 乐清| 文山| 曲靖| 白山| 宣城| 宿州| 眉山| 定安| 辽源| 宣城| 五家渠| 厦门| 沛县| 衡阳| 湛江| 洛阳| 海安| 改则| 五家渠| 宜昌| 济源| 平潭| 安庆| 甘南| 萍乡| 任丘| 天水| 阜阳| 乐山| 茂名| 孝感| 鞍山| 安徽合肥| 兴安盟| 阿勒泰| 通化| 阜新| 武夷山| 沭阳| 萍乡| 张掖| 改则| 燕郊| 朝阳| 永康| 兴安盟| 淮安| 咸阳| 玉树| 白沙| 杞县| 三亚| 汝州| 朝阳| 宜昌| 神农架| 启东| 白城| 乌兰察布| 延安| 汝州| 三亚| 台湾台湾| 巴彦淖尔市| 长垣| 吐鲁番| 北海| 白沙| 鞍山| 南充| 桐城| 吕梁| 乳山| 广汉| 唐山| 聊城| 池州| 抚顺| 恩施| 文昌| 衡水| 连云港| 安庆| 黄山| 喀什| 葫芦岛| 海安| 潮州| 德宏| 铜陵| 三门峡| 承德| 武夷山| 凉山| 文山| 宁波| 宜春| 德阳| 乳山| 昌吉| 台湾台湾| 佛山| 张家界| 广元| 湘西| 馆陶| 嘉兴| 遂宁| 河源| 江门| 阳泉| 洛阳| 澳门澳门| 普洱| 金昌| 晋江| 舟山| 酒泉| 怒江| 咸阳| 滕州| 广安| 东莞| 唐山| 安岳| 燕郊| 池州| 石河子| 三门峡| 黑龙江哈尔滨| 台湾台湾| 吴忠| 丹阳| 山南| 义乌| 灌南| 徐州| 阿拉尔| 云浮| 阿拉尔| 南通| 姜堰| 河北石家庄| 临沧| 来宾| 常德| 临海| 福建福州| 滕州| 毕节| 嘉善| 海拉尔| 巴中| 衡阳| 丹阳| 玉林| 莱州| 绵阳| 招远| 镇江| 库尔勒| 阿里| 广州| 安顺| 邯郸| 兴安盟| 东台| 沛县| 铁岭| 黔西南| 嘉善| 宁波| 延边| 日土| 余姚| 台湾台湾| 包头| 三沙| 吉林长春| 余姚| 泸州| 枣阳| 六盘水| 霍邱| 澳门澳门| 广元| 沛县| 广安| 遵义| 绥化| 万宁| 阿勒泰| 宜都| 盐城| 晋江| 台中| 黔东南| 北海| 桐城| 广西南宁| 铜仁| 辽阳| 赵县| 南平| 广汉| 汉中| 萍乡| 保山| 巴音郭楞| 定安| 惠东| 巴彦淖尔市| 常州| 清徐| 温州| 黔东南| 娄底| 铜陵| 宣城| 肇庆| 垦利| 南安| 肇庆| 镇江| 宝鸡| 运城| 嘉峪关| 澄迈| 如东| 甘孜| 怒江| 正定| 桐城| 台南| 霍邱| 益阳| 汝州| 潜江| 长兴| 海西| 林芝| 平凉| 宜昌| 泸州| 包头| 聊城| 湖南长沙| 安阳| 崇左| 荆州| 天门| 桐乡| 林芝| 甘肃兰州| 三河| 文昌| 晋中| 高密| 西藏拉萨| 陇南| 钦州| 乐山| 襄阳| 咸宁| 安康| 连云港| 灌南| 绍兴| 济宁| 喀什| 安徽合肥| 日照| 涿州| 万宁| 赣州| 鸡西| 巴中| 湘西| 石嘴山| 淮北| 邢台| 石河子| 陵水| 潜江| 丹阳| 三门峡| 三河| 建湖| 株洲| 来宾| 新乡| 明港| 沧州|